热身赛之旅高开低走,更衣室内部问题还在发酵,滕哈赫时代的曼联依然被迷雾缠绕。仅仅在两个多月之前,曼联还是整个欧洲足坛的笑柄。历经三位主帅,遭遇连番惨败,早早地丢掉了联赛争四希望,最后时刻才艰难锁定欧联资格,曼联在前所未有的混乱中迎来了半个世纪以来的至暗时刻。

“三年又三年”循环往复看似没有终点,滕哈赫带来的五年计划犹如暗夜惊雷划过老特拉福德的天空。快速清理数位前任留下的冗员,多名符合战术要求的新援接踵而至,曼联的夏窗运作展现出了久违的高效率。大规模阵容调整为球员们带来了危机感和竞争意识,间接推动了全新战术打法的落地,滕哈赫的球队在新赛季的表现值得期待。

后弗格森时代的曼联经历了数位风格迥异的主帅,人员更迭频繁,战术建设混乱。在失去的八年中,曼联的对手们在披星戴月地完成超越,留给他们纠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当曼联高层无意留用卡里克,转而选择朗尼克和滕哈赫时,至少说明俱乐部已经发现了DNA主帅的局限性,意识到了遵循足球规律的重要性。

自范加尔时代以来,曼联引援花费甚巨,清理冗员工作却一拖再拖,一线队的风格兼容性问题积重难返,加之缺少科学严谨的训练作为依托,强行推动高位压迫打法注定是无法成功的。吸取了朗尼克的教训,滕哈赫在同曼联制服组谈判期间就在努力争取更大的权力。

在引援方面拥有一定的话语权,可以带着自己的助教团队开展工作,参与择定球队的竞技方向和发展模式,滕哈赫将获得比几位前任更加宽松的执教空间。至少从夏窗运作情况可以看出,宾主双方的合作效率是很高的。

不符合新帅要求的博格巴、马蒂奇、马塔、林加德、佩雷拉、卡瓦尼和迪恩-亨德森另谋高就,马拉西亚、利桑德罗-马丁内斯和埃里克森成为梦剧场的座上宾;C罗错过了夏训的黄金时间,租借回归的马夏尔迅速与拉什福德、桑乔形成默契……滕哈赫强势推动着曼联阵容的更新换代,通过内部挖潜的形式给出了部分位置主力人选的答案,在处理与球星之间的关系时很有“情商”,很多方面结合了穆里尼奥与索尔斯克亚的优点,展现出了引领新时代的风范。

滕哈赫希望以“双核”推动压迫,德容迟迟不到,整体战术建设必然会遇到麻烦。

不过,由于数位前任留下的班底硬伤较多,五换制的落地对各队阵容深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曼联的引援力度没能跟上处理冗员的进度。长期追逐德容却没有准备B计划,优秀的防守型中场迟迟不见踪迹,指望现有中场人员很难支撑四线作战的消耗;考虑到C罗和格林伍德的情况,曼联的锋线阵容深度显然还存在很大的拓展空间;在中卫编制满员的情况下,新援利桑德罗-马丁内斯或许还要做好驰援边路的准备,毕竟特莱斯和达洛特的实力达不到豪门首发的标准。

成名球员年龄偏大,年轻球员的发展进入瓶颈,曼联的锋线存在很大问题,滕哈赫对球队的机会转化能力不满意。

从云端跌落尘埃,索尔斯克亚的很多教训都值得滕哈赫深思。索尔斯克亚围绕布鲁诺-费尔南德斯建队,也不想打击本土年轻前锋的信心,卡瓦尼和林加德成为牺牲品,这成为了更衣室“泄密”事件的源头。索尔斯克亚解决不了技术型中场和边翼的共存问题,也没有找到锋线组合的最优解,执拗地押宝四前锋阵型,遭遇耻辱性惨败,球员们的心气被彻底打垮。

先安排是范德贝克和桑乔首发,拆开C罗和布鲁诺-费尔南德斯组合,随后尝试三后腰配置驱动压迫,给予特莱斯和林加德出场机会,从加强防守和鼓励压迫入手,改变球队的气质,证明了曼联可以通过防守赢得比赛……卡里克上任后采取了一系列雷霆措施,一度荡涤了索尔斯克亚时代的阴霾,可惜的是这位务实派教头没能得到续约合同,朗尼克到来后又是新一轮的推倒重建。

朗尼克上任的时候,曼联拥有长达三个月的有利赛程,期间既没有欧战任务,也不需要面对Big6对手。这原本是连续抢分奠定争四基础的大好机会,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。朗尼克对英超中下游球队的战斗力感到震惊,对己方与欧陆顶尖球队之间的巨大差距感到沮丧,心态和情绪大受影响,失控的曼联自此跌入下行区间。

对阵墨尔本胜利,曼联的高位逼抢体系被拆穿,锋卫连线失败后被轻松打穿中场。

缺少顶级联赛的执教经验,打造战术体系时过于理想化,滕哈赫在很多方面与朗尼克有相似之处。荷兰主帅过往在英超的表现缺少亮点,滕哈赫需要处理的又是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,全新战术体系的建设绝非朝夕之功。

“巨人阵”的痕迹已经被洗刷大半,滕哈赫希望提升曼联球员的跑动能力,以适应压迫式打法的要求。

对阵马德里竞技和巴列卡诺,曼联的后腰位置被打穿,防线中路门户洞开,中场的补强工作无法令人满意。

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完成6场热身赛,滕哈赫的思路出现了明显的变化。用来对付利物浦和墨尔本胜利的高位压迫体系存在很多漏洞,面对水晶宫和阿斯顿维拉时的快反打法反倒是令人眼前一亮。后弗格森时代的曼联曾在两位风格迥异的教练带领下获得英超亚军,穆里尼奥的“巨人阵”痕迹已被洗刷殆尽,索尔斯克亚当年的快反打法更适合作为过渡时期的抢分策略,拉什福德、马夏尔和桑乔能够迅速形成默契不是意外。

上赛季,C罗在各项赛事中打入24球,得分效率依然是欧陆顶尖水准。索尔斯克亚为了C罗不惜坚持“四前锋”,朗尼克一度因看重体系而忽略了C罗的感受,最终为了成绩考量还是要依赖于这位巨星扛鼎。到了赛季末,C罗进入踢一场、休一场的模式,这位37岁的老将已接受靠增加轮休来保证状态的比赛方式。头号射手的状态延续性无法保证,曼联必须重置锋线才能推动“争四”计划,马夏尔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等到了重用。

马夏尔曾在索尔斯克亚时代完成单赛季(2019/20)进球20+的表现,这是滕哈赫的信心之源。

穆里尼奥时代的马夏尔被当做边路爆点使用,时常需要单兵强行闯关,对手只要采取包夹就能从其脚下断球。索尔斯克亚上任后调整了锋线的打法,前场重视压迫和提速,三名年轻球员可以在中路进行高频互动,数据水涨船高。马夏尔在此时选择增肌,减少了个人单打,增加了直接冲击球门的尝试,蜕变为兼顾边锋和中锋角色的“前锋”。减少侧翼的盘带,马夏尔就甩掉了“贻误战机”的大锅;直面脚下速率较慢的中卫,无论选择突破还是踢墙配合,与踢墙配合时更加得心应手,精良的射术可以兑现为更多的进球。

如果能够得到合理的轮换,保证一周一赛的频率,埃里克森的跑动能力就可以满足要求,攻防两端都能及时到位,出色的脚法便有很大的发挥空间。曼联锋线的效率无法令人满意,中场球员需要增加远射,埃里克森是这方面的高手。

布鲁诺-费尔南德斯在过去的两个赛季中饱受诟病,埃里克森同样不是独当一面的10号球员,但他有能力用自己的方式在顶级赛场立足。当年效力热刺时展示出了联盟顶尖的跑动和传射能力,跟随孔蒂征战意甲期间获得了长足的进步,逃离鬼门关后通过刻苦训练重返顶级联赛舞台,为布伦特福德效力的半个赛季堪称梦幻……埃里克森擅长依靠出众的脚法制造杀机,既能帮助压迫打法尽快落地,也能支撑反击和传中打法,其当世顶尖的定位球制导能力将成为曼联在阵地战中的一大杀招。

2021/22赛季,埃里克森每90分钟通过定位球完成助攻次数高居英超榜首。

埃里克森以传射见长,非常适合配搭德容这种类型的搭档,后者是上赛季五大联赛中带球推进次数最多的球员,能够“消除球员在有球状态下的恐惧”。如果德容无法落户曼彻斯特,范德贝克就要肩负起“执行助教”的重任。

范德贝克的跑动接应非常积极,具备串联进攻的能力,拼抢能力和精神斗志均在线。

自夏训以来,范德贝克状态低迷。热身赛最后一场面对巴列卡诺,范德贝克终于找回感觉,这次上抢断球后的策动进攻非常精彩。

当然,在全新中场体系建立之前,利桑德罗-马丁内斯有能力分担埃里克森在中后场组织环节的压力。带着旧部加盟新东家是荷兰名帅的传统,滕哈赫选择利桑德罗-马丁内斯却不是任人唯亲,后者的优势在于单兵防守、向前出球和高位施压,其出色的移动和脚下技术就将极大地改善红魔后场的“生态环境”,由此带来的阵型调整和风格变化亦不容忽视。

脚下缠斗能力很强,场上作风硬朗彪悍,利桑德罗-马丁内斯会让对位者非常头疼,努涅斯深有体会。新赛季的双红会,利桑德罗-马丁内斯还将与老对手交锋,这次成功的体验将给他带来信心。

新时代的英超军备竞赛已趋于白热化,一线球员在选择东家时往往会综合考量各种因素。从莫耶斯时代开始,曼联的品牌号召力便持续衰减,没有欧冠资格导致球队的处境非常尴尬,很难从同级别球队中购进强援(比如德容),押宝豪门弃将和没有五大联赛经验的球员本身就意味着巨大风险。滕哈赫对困难有了充分的预判,一边督促制服组全力引进德容和安东尼,一边做好了提拔加纳乔等人进入轮换阵容的准备。

翻越四座大山并不容易,欧冠资格对于曼联来说是“奖励”,优先打造风格才是重中之重。

从执教乌得勒支开始,滕哈赫就是常胜将军,逐渐形成了“霸气外漏”的气质。滕哈赫是金牌主帅,却不会贸然放卫星,其务实的思路从上任前祭出的“五年计划”中便可窥见。

过往参与争冠的一般只有两三支球队,如今的BIG6都具备很强的竞争力,第一集团阵容过于庞大。瓜迪奥拉和克洛普的你争我赶,极大地压缩了英超争冠的容错率,图赫尔和孔蒂的相继到导致“争四”烈度空前加剧,滕哈赫的“缓称王”战略是比较符合现实的。曼联在2022/23赛季的主要目标就是找到“正确的方向”,在风格建设方面取得突破,如果能够利用Big6对手状态走低的机会拿下欧冠资格,那将是意外之喜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